叶上/sera

非常感谢你们的喜欢

【银缕拂尘x无剑】甘露

#第一人称注意
#无剑中心
#时间、背景与游戏相同
#ooc严重原谅我(ಥ_ಥ)

1.
浅蓝色的光芒中一道人影逐渐变得清晰。那人两鬓的银白发丝随风飘扬,一席黄白道袍,在黄昏的映衬下多了分出尘的味道,银灰色的瞳孔里流转着淡淡的悲伤,眼尾的一抹鲜红,直叫我移不开视线。
他不着痕迹地随意瞥了我一眼,继而转过身,走到了昆仑山山崖边。紫红色的晚霞绚烂无比,浮云随着微风恣意飘动,太阳光芒不再刺眼只是柔和却又温暖。我并不恼怒,只是收拾了剩下的金叶,小心翼翼地随他走到崖边,却又在他身后不远处止步。我尚未摸清他的脾性,的确不敢贸然上前。
他向着天空忽地挥动拂尘,破开空气,接着柔软的洁白兽毛自然下落,毫无意外地落入他的臂弯,我还尚不知其名,只听闻古墓派赤练仙子李莫愁除冰魄银针外还有一把银缕拂尘,后为杨过所毁,不知是否为眼前人。
黄昏已然结束,黑暗我看着他长久伫立,似是一座石像,竟不曾动过分毫。当我正准备转身离去的时候却听闻身后传来一道平淡的声音:“我名银缕拂尘,原主乃是古墓派李莫愁。”我侧过身望向他所在的方向,却见他双唇微启似乎还想再说些什么,见我回头,他又将视线准到别处,不愿直视我,我也轻笑一声未曾在意。
“我名无剑,以后请多多关照了。”我走进他身侧自报家门,两眼却目不转睛地盯着他。他很好看。高挺的鼻梁,白皙的皮肤,一丝不苟的整齐衣着与发型,纤长的睫毛从侧面看上去微微像两把小小的扇子,自然下垂的发丝纤细顺滑,叫人不禁想去触碰抚摸。
他轻叹一声,转过身看向我:“带我回去吧。”
我有些意外却也有些惊喜,急忙走到前面给他带路。身后的人脚步稳重,却不知为何那视线中有着一丝忧愁。
2.
一路上拂尘随着我们,东奔西走,有些时候连安眠都无法做到,他却总是仿佛事不关己一般,站在远离众人的地方,静静看着站在人群中的冰魄,大概也只有在这种时候我可以在那平淡如镜的脸上看到一丝别的什么情绪。
半夜又有魍魉来袭,众人却都已睡下。除了当时有些失眠的我和那日负责夜间巡逻的拂尘,再无人清醒。正当我想叫醒睡在不远处的淑女剑时,拂尘却走到我身侧,弯腰屈膝,凑到我左耳边轻声道:“众人皆已两日未眠,不妨你我一同去应敌,也叫众人好休息片刻。”我愣愣地看着他,出乎我的意料,真是个温柔的人啊。
我点了点头,拿上放在一旁的剑。拂尘已经走远,他将愤怒的魍魉引至远处,柔软的拂尘此刻仿佛化作最为锋利的刀剑,一道银白,在魍魉中上下穿梭,我慌忙走上前去一同应敌。
十多只魍魉顷刻间灰飞烟灭,他仔细拂过银白色的兽毛,接着轻拍衣袖,眉头微微皱起。我曾也问过他,却也只得来“我虽杀人无数,然衣物之上从未沾染一滴鲜血”。仍记得当时,我心中不禁诽议:杀人无数又怎会不沾鲜血呢?这拂尘大概又把我当做小孩唬了。现在想来,还是自己当时太过天真。
风忽大作,白色的雪花落下,尚未落上他的衣物,就已被他抬手拂去。我走到他身侧,凝视着问他:“雪花这么干净,落到身上又有什么关系?为何这么费神一直拂去呢?”见我疑惑的目光,他负手而立,冷声答道:“与你何干?”语气森寒,在这冰天雪地的夜晚直叫我心中一凉。
“未央花。”我手上接起一片落下的雪花,不禁脱口而出。却收到了他疑惑的视线。我慢慢答道:“好像是说雪花从无垠天空而来,不也正是另种纯洁美丽吗?”心中隐隐渴望着得到他的认同,我盯着他,不想错过他的一举一动。
他依旧不为所动,望着漆黑的山谷出神,沉默片刻后:“雪花也许本纯,但既然已经从天降落,自然早已沾染这尘世间的污浊”他低下头“又怎能沾染我的道袍呢?”
我无言反驳,心里却有些闷闷不乐,他难道已经脱离凡俗,看破红尘?修道之人难道皆是如此?他见我心有不满,微微蹙眉,不屑地轻哼一声:“让我一个人呆着就好。”雪还在下,他肩上却未曾有过半片飘雪,我心中自嘲一句,不再多言。
悻悻离开,我一双白靴踩在雪上发出一下一下的挤压声,他接着又轻叹一声,说不出的孤单寂寞。
3.
走出桃花岛,来到了绝情谷。我视线依旧一直追随着前方引路的拂尘。
在昆仑山的日子里,我常常可以看见他望着雪山出神,白天如此,夜晚亦然。依稀记得那日我半夜惊醒,恰又看见他伫立一方,我便来了兴致。他道:只是想起一首故人曾唱过的歌谣。我缠着他唱,一道白眼后,却听见那鲜少听闻的如水嗓音。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生死相许。”出乎我的意料,他平淡地唱了起来。
犹记得此乃金元之际的著名诗人元好问《摸鱼儿·雁丘词》中的一句,顺着音调我接了下去:“天南地北双飞客,老翅几回寒暑。欢乐趣,离别苦。就中更有痴儿女。
君应有语,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不知不觉拂尘的歌声早已停下,我注意到此急忙不再多言。他的歌声实属动听,我竟不禁出声同唱了。我见他眉头蹙起,急忙摆手解释。
他两颊却微微绯红,我正想凑近看个明了,他却撇过头,不再与我对视。
当时我心里暗道:这大冰块原来也是会脸红的啊。他一甩拂尘,脱下外袍,搭上我的肩膀:“小心,天寒。”
想到当时拂尘局促不安的样子,我心中似有暖流涌上,嘴角也不禁扯出了个大大的笑容。
4.
待我等走至绝情谷时,队伍已经渐渐壮大。
几乎可以说,拂尘已经不再需要日常出阵杀敌了,每日也只是留他和冰魄等人呆在一起,负责一些饮食起居的方面。
我只是有时见他站在河边伤神的样子心就仿佛被狠狠揪起。我是不是错了?罕见地带他出去,也不再见他兴奋地冲在第一个,他只是站在最后默默看着战局,一贯抢绝杀的作风也不见了。我十分担心,却什么都问不出。
绝情谷内有满山遍野的鲜花,犹记得刚入此处时,拂尘眉头紧锁,神情不悦,他一把拦住了我:“别碰它们。此乃情花,全株有毒。”我见他如临大敌的样子,急忙收回原本想去采撷鲜花的手,却不小心碰到拂尘的手背,冰凉的触感。我下意识地立刻用双手握上那片冰凉,大概是想用自己的温度去温暖他。
他一阵颤抖,匆忙抽出手,眼神躲闪,一甩拂尘慌乱间走远了。冰魄走到我身侧,轻叹一句:“谁知情为何物啊。真是空惹烦恼。”
那时我不明白这两人所言,只道这两人皆是奇奇怪怪。
5.
因为担心他,我经常去试着询问拂尘。他却总是低吟一句:“风月无情,不过是空惹烦恼。”
空惹烦恼,空惹烦恼。这情怎又会是烦恼呢?难道情不应像未央花一般纯洁美丽吗?
他又是一声叹息。
“若不是着情字,我也不会至此地步。”接着他便不再理会我,冰魄见此也只是走来低声告诉我了句:“莫愁死于情花剧毒,火烧至死。”
我恍然大彻大悟,此情此景怕是让拂尘他触景伤怀。我不再多询问,一路无言。我的确多嘴了。只是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另一种突兀的不快情绪在我心中埋下,渐渐发芽。
明明我从未喜欢上任何人。情字至多也只是一字。
6.
行走多日,众人仍未走出这绝情谷,最终决定原地修整两日,之后再寻出路。
我见拂尘额上因长时间战斗挂上一层汗珠,连忙拿出手帕给他擦拭干净,见他闭眼不看我,又急忙补了句:“我昨夜已经洗净这帕,今日还未曾用过。”拂尘却仿佛没有听见一般,扯过我手中的方帕,只留下句:“不曾在意。这帕待我洗净还你,你别多想”我见他脚步匆匆,脸上却泛出浅红,心中不禁微微一笑,这大冰块不知何时才能融化啊!
众人正围坐在篝火旁,暖暖的红光照在拂尘的侧脸上,柔和安详,那平日冷冰冰的面孔似乎也随着这火光变得亲近和蔼些了。冰魄坐在他身旁不知在和他聊些什么,隐约可以听见一些“罢了”“过往云烟”之类的。我也不甚在意,只是侧目注视了片刻,继而和坐在我左侧的流光聊了起来,右侧的玉箫递来一杯刚刚烧开还滚烫的水,贴心得叫我放在一旁等温些再饮。我回以笑容,他们才来不久,还有些许不适应,我自要多关照些。
见身边的众人,一时某种冲动席卷了我的大脑。我站起身,大声告诉大家:“只要我无剑在,定要杀尽这些魑魅魍魉,还这世间一个太平。”拂尘轻笑出声,眼中罕见得无半分嘲弄之情,只有信任。这眼神一时竟叫我不知如何是好,只好匆忙和大家道了晚安,休息去了。
7.
约莫大半月过去,我们终于来到了一直在我梦中萦绕不散的地方,剑冢。
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半夜我再次失眠,头顶万千星辰,璀璨耀眼,身上薄被虽不寒冷,但风刮在脸上俨然有些生疼。黑夜中似乎有一个人影走近,身形高大手持重剑。原本睡在不远处的拂尘也和衣站起,失神的双眸,紧锁的双眉,薄薄的里衫,他嘴边却哼唱着那首歌,断断续续。
周围的天地似乎扭曲起来,清晰的神志逐渐模糊,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寂静。恍惚间我听见了什么声音,似是轻叹,那么的熟悉。糟糕,拂尘他……
阳光刺眼,惊呼声一片,流光急忙扶我坐起身来,我却心中突然一阵绞痛,不知为何,感觉似乎错过了什么。“流光,你告诉我拂尘是不是没事?”不曾凶过眼前的人儿,此刻我却完全无法控制几乎要西斯底里的声音,我在害怕,如果没有猜错昨夜那人的确是杨过的玄铁重剑,之前也只是见过一面便已辞别,不知他现在出现所谓何事。只是有一件事我知道,在那个故事里,拂尘是被玄铁毁掉的。
8.
从未有过的感觉,这份感情是什么呢?是喜欢还是爱?不都不是。
他陪伴了我很久,但我对于倚天屠龙却不会有这种感觉。但却也不是喜欢,我们没有那么亲近。只是感觉,身边少了他心也变得空落落的。他去哪里了呢?他还会不会回来呢?最初的恐惧与不安过去后,心中却只剩下了担忧。他已经无处可去了。
整夜整夜的失眠。
那双冰冷的手,那双银白的眸,那淡色的唇,那鲜红的眼尾一笔。不知不觉他比我想象中还要重要。他会不着痕迹地关心我,那件黄白道袍披在肩上的温度。似乎是人的通病,当一个人不在身边了,才忽然记起他的好来。
我不知该去哪里,只是在这片大地上随意奔走,魍魉在的地方就有我的身影。如果他没有死的话,他一定会回来找我的。从未如此坚定过,毫无依据的。
9.
好久不见,无剑。
我看见他在对我笑,嘴角微微勾起的弧度,温暖的味道。我迟疑着伸出手,这是幻觉吗?感受到温热的触感后,泪却几乎要夺眶而出。
“我在你心中是否有一席之地?”我笑得很开心,他终于又一次回到了我的身边了,终于没有少掉任何一个。
不只一席之地。
我听见他这样说。
“我信你。”他没有回话,只是笑着看着我,像是一幅死去的肖像。

傻瓜。

抱歉!大概写成了人渣无剑,但是我玩游戏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件事,即使我最喜欢的是拂尘,但是有时的确会被别的角色吸引,那么我该如何去做呢?现实生活中我也的确没有谈过恋爱,彻彻底底与某个人陷入爱恋。这篇文章写得断断续续,总感觉前言不搭后语,请谅解!然后感情方面,无剑对于拂尘的不是爱,至多也仅仅是在意,她不希望身边的任何一个人消失,更何况是这位从最开始就在身边的人呢。至于拂尘的感情则是喜欢和对于原主李莫愁的怀念以及对于曾经狠狠伤过莫愁的情的畏惧。
最后大概是无剑开始臆想拂尘回来了,其实拂尘如同小说里一般被玄铁毁掉了,这里的缘由等我拿到玄铁再写吧(不存在的,拿不到的)哈哈哈哈!谢谢看到这里的你,顺便求波关注和喜欢!记住是周更,因为在上学的缘故,一周4000可以保障!

评论(3)

热度(22)